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Congressional-Executive Commission on China,简称CECC)于10月5日美国东岸时间星期四早上向美国国会提交本年度的报告书。在有关香港问题的报告当中直接指出,“一国两制” 在长期能否继续存在的问题上愈来愈不明朗。委员会引述国际人权组织的指控,认为香港当局对多宗有关抗议示威的案件的起诉带有政治动机。

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在2017年报告当中直接指出,在香港主权移交中国的二十周年的背景下,委员会观察了香港基本法所载的“一国两制”原则出现进一步削弱。委员会认为,北京政府干涉香港的政治和法律事务,特别是对于香港法庭取消六名泛民主派立法会议员的资格,是进一步破坏了“一国两制”政策,与确保香港在“基本法”保障之下的自治权。

报告书提及多名泛民主派立法会议员被取消议员资格(DQ)的案件。在2016年九月立法会选举中,泛民主派获得多个议席,但是中国政府多次警告不会接受任何被指“香港独立”的言论主张后,北京和香港政府採取行动,防止反对派立法会议员就任。在2016年10月举行新一届立法会宣誓就职仪式时,两名属于本土派的立法会议员游蕙祯及梁颂恒被亲北京的议员指控他们改变议员誓词为效忠“香港国”,并利用一些被部分人认为带有亵渎和贬义的词语形容中国。香港政府以此提出司法覆核,取消两人的立法会议员资格。

,中国的全国人大常委会对香港基本法作了解释,认为基本法规定的誓词是对香港和中国的法定承诺,并且禁止被指宣誓无效的议员重新宣誓。这是自从1997年以来,中国人大常委会第五次解释基本法,而今次释法之前并无收到香港政府或香港终审法院的要求。这次释法期间,香港法院正在审理取消议员资格的案件,并判香港政府获得胜诉。有关的释法被认为影响到香港当局在同年12月2日再度提出起诉讼,取消另外四名泛民主立法会议员的资格。在2017年7月,香港法院就有关诉讼颁布裁决,指这四名议员违反“基本法”的规定,而被取消议员资格,因为追溯适用了2016年中国人大常委会的释法。释法事件引起香港法律界的反弹,并且有超过一千名律师与权利活动人士出席静默游行,抗议中国干预香港司法制度。

香港政府在过去一年继续针对参与2014年雨伞运动的抗议者和政治反对派成员提出法律诉讼。在举行行政长官选举之后翌日,香港警方“预约拘捕”九名参与雨伞运动的抗议领袖,学生运动组织者和政界人士,其中包括两名现任立法会议员。香港多名立法会议员,国际人权团体,与香港和国际上的学者均质疑,香港当局高调宣布拘捕的时间,以及香港官员出于政治原因作出起诉的决定。

因为示威冲击香港政府总部,原本被法庭判处较轻刑罚的多名示威领袖,包括香港众志的黄之锋,罗冠聪和周永康等十多名示威者更被香港政府成功上诉,改判监禁8至13个月。虽然香港当局与两个主要的律师组织声称,判决与政治无关,但多个国际人权组织就质疑有关的说法。联合国人权事务委员会也曾经在2013年对香港政府遵守《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的审查当中指出,香港的 《公安条例》对于“非法集会”的定义 “可能会过度限制”香港市民行使示威集会的权利。

委员会也关注到香港的新闻自由状况。报告书引用香港记者协会的统计资料说,有72%的受访记者认为,香港的新闻自由在2016年有所恶化.受访者表示担心自我审查,媒体拥有人的干预,以及2015年五名香港书商被中国绑架和失蹤的事件。报告书记录了国际新闻自由组织“记者无国界”(RSF)在2017年4月宣布在台湾开设亚洲办事处,而不是香港,部分原因是对该组织的职员人身安全感到担忧。香港在“记者无国界”制订的世界新闻自由指数中下降了四位,目前全球排行第73位。

报告书特别提到香港政府继续限制网上传媒自由报导的能力。 2016年12月,香港的行政事务申诉专员公署曾经呼吁当局向网媒提供政府活动和资讯服务,并批评香港政府未能在符合申诉专员在2014年提出更改政策的建议。CECC的报告书记录了多宗香港当局在选举期间阻止网媒在点票中心进行採访的事例。

CECC的报告书建议美国政府需要重申美国对香港自治立场的重要性,并继续根据在1992年通过的《美国-香港政策法》(US-Hong Kong Policy Act of 1992)内的301条款,每年向国会彙报有关香港的情况。委员会报告还建议国会应考虑通过公开声明,官方访问和参众两院的决议,表达出对于香港的新闻自由,充满活力的公民社会,独立的司法机构,扩大民主进程等是美中两国的共同利益所在,更加是继续维持香港作为亚洲的商业和金融中心的重要因素。 报告又建议美国的行政部门和国会应该探讨是否需要透过立法或其他措施修改《美国-香港政策法》,包括是否通过在本届国会第一个会期提出,编号是参议院第417号提案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Hong Kong Human Rights and Democracy A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