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不是时不时扭伤脚,加上一场膝盖撞击的车祸,我想,家里的高跟鞋一定还有出来透透气的机会。

我曾想索性将它们通通打包卖掉(因为其中有八双我从来没穿过)或是送人,到头来却还是作罢,它们依然好好地躺在家里的鞋柜中。

我的确是断捨离课题的低能儿,尤其在面对高跟鞋这件事上,特别莫名的难,连我自己都猜不透自己明明穿不动高跟鞋了,为何一定要将它们放在已经爆掉的鞋柜中,处理掉比较好不是吗?我不只一次对着自己吶喊。

我想,那应该是一种看着也开心的潜意识在作祟吧。我因而将自己无法踩上高跟鞋的「不满足」慾望,转嫁到猎寻路上踩着高跟鞋的身影(不分男女,别意外,的确有踩着高跟鞋的男子,尤其在自由、时尚城市的巴黎与伦敦)。

听起来我像是个高跟鞋偷窥狂吗?其实,我只是爱看着高跟鞋本身的美丽线条,以及穿着者的优雅体态。而对于恨天高的款式,不但无法激起我欣赏的兴致,更别说当看到穿着它们时还要人搀着才能走路时的模样,我只能直摇头。

一般说来,正式宴会与Cocktail Party是高跟鞋们的「高峰会」时刻,绝对能看到各式各样与华服搭配的缤纷鞋款在其间闪耀风采;至于其他高跟鞋露脸的机会,则多半能在上班族身上能瞧到一点端倪,只是款式来得单纯些。

即使只是素色的高跟鞋款,从鞋楦、鞋弓、鞋跟之间完美曲线的组合,便能散发出宛如艺术品般的结构,而穿上高跟鞋者一步一步稳稳踩踏的自信与身段,想不迷人都难。

但是曾几何时,高跟鞋原本强不可攻克的力量正一点一滴地消弭中。

一开始,我以为只是因前几季平底鞋重新站上伸展台的浪头所影响,而潮流来来去去,高跟鞋总会再重新登上卫冕者宝座的。

正常情况的确是如此没错,只不过这一波高跟鞋消退的驱动力,已不是单纯的伸展台现象,同时伴随消费者生活习惯与生活思维的转变,特别是当「运动」成为了显学,球鞋也变成不可或缺的最IN鞋款。

当球鞋在时尚圈掀起狂潮

我必须承认,我不是个运动热中者,顶多做做瑜伽(很多人跟我说这不算运动)。当马拉松在同事与朋友圈蔚为一股潮流时,因为膝盖伤我还是敬而远之。

但是,没想到,没真正在做心肺相关运动的我,莫名其妙地家里的球鞋也正一双一双向上累积。甚至当时尚舞台开始将球鞋与正装或休闲装扮做了许多混搭后,加上穿着球鞋跑秀也成了许多大买家、大记者与时尚杂誌总编辑都会做的事情之下,球鞋顺理成章地演变成我日常装束的重要一环;不只是因为它很Chic,还因为它真的很舒服。

一週上班五天,五天穿着不同的球鞋上班是我经常做的事情,直到不久前在某日换双绒面乐福鞋上班,才惊觉原本堪称舒适的乐福鞋,在我日日穿球鞋后,竟然觉得不习惯了——这真是个恐怖的感受。

就在这个情况发生后,我做了上下班期间我在台北捷运、在都会区路上行人穿鞋的观察。结果是,在台北市东区与信义区竟然穿球鞋的人口已经大到约六、七成的数量,剩下的则留给低跟鞋、平底鞋与高跟鞋共同瓜分占比。

你可以猜想的到的是,高跟鞋的比例已经下降到一成甚至是以下的情况。除非是为了周五或周末夜的活动,平日要看到高跟鞋的影子,实在困难。

穿高跟鞋的人少了、穿球鞋的人变多了,是一件天大的事情吗?

穿高跟鞋的人少了、穿球鞋的人变多了,是一件天大的事情吗?当然不是。但是,这里有个情况我想邀你一同深思——手工製鞋业的萎缩。

就像是数位时代的来临,未来将有很多传统的工作会流失,同样的也会有一些新工作的诞生一般。

球鞋兴盛,即代表工业化製鞋是现在最夯的生意(球鞋的构成多是石化类的高科技研发製成);相反的,高跟鞋的减少,意谓传统製鞋的方式将备受挑战。

尤其当精品品牌也陆续在产品内加入球鞋款,球鞋也卖得吓吓叫的情况下,一般鞋款、高跟鞋款都得退到次要位置。

球鞋的兴盛,除了流行伸展台的推波助澜,更重要的是运动品牌们所掀起的全球性路跑运动的策略发酵。

再加上原本就于篮球、足球明星代言上的着墨影响,以及当今「运动」已经衍化为多数人共同意识形态的敦促下,球鞋似乎成了你我生活中的必须,高跟鞋倒成了生活的点缀品。

即便品牌们仍使力地在广告或代言人身上下足了功夫,高跟鞋的扩及力仍逐渐下滑;这点从我一位十几年来连假日都得穿高跟鞋的朋友,现在开始常穿球鞋的情况,就可以看到消费者喜好的改变。

高跟鞋对现今许多人来说虽像是生活中的装饰品,但事实上它应该也像是个战鞋。我的一位好友曾对我说,她在上班时便会穿上漂亮的高跟鞋,因为它们能创造出一种气势与不一样的能量。

对我来说,我爱欣赏高跟鞋的线条之美,因为那是得透过工匠经过几十道工序製成的,是一种职人才能塑造出的作品,无法在现阶段完全靠机器达成。

如果有一天,高跟鞋的生产量降到一个程度后,会不会技术一流的製作工匠就会消失了呢?这点,我无法断定。

然而,我爱工匠在作品上努力的温度,我爱高跟鞋所散发出的魔力,我更爱高跟鞋那予人的瑰丽与梦幻。

或许,不穿高跟鞋多年的我也应该为它做点改变了。我计画带双高跟鞋到公司放着(要多年不穿高跟鞋的我穿着它走出家门,实在太难),选择一週的某一天偶而穿上它在公司走动,或是更好的是穿出门吃饭或洽公,重新感受高跟鞋的魔力在身边发酵。若不是时不时扭伤脚,加上一场膝盖撞击的车祸,我想,家里的高跟鞋一定还有出来透透气的机会。

期盼高跟鞋不会真的有消失的一天,能够和好穿的球鞋,一同叱咤人间舞台上。

延伸阅读BAZAAR总编辑Glenda Bailey的时尚行销学时装週美丽背后的时代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