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的博物馆,无论逛展还创作皆由你主导!

今年 3 月,杜拜宣布打造一个耗资 1.36 亿美元,预计建于世界最高摩天大楼哈里发塔附近的椭圆环形「未来博物馆」,贯彻其创新精神。博物馆预计在 2017 年正式对外开放,其届时将同时扮演博物馆、研究实验室两种角色。

阿联大公国副总统兼总理、杜拜邦长穆罕默德为此还在他的推特上发文表示,未来博物馆将提供一个让人测试创造性思维,并把商业点子结合资金,实验商品原型、服务原型的场域。

而在这个未来博物馆开门之前,我们不妨透过 Google 的「虚拟博物馆」、Cooper Hewitt 设计博物馆、大英博物馆等案例,想像一下十几年后的博物馆可能的发展和模样。

科技,让展品打破物理限制的藩篱

艺术作品之所以珍贵,其中一个原因在于创作本身具有被保存的价值,但其实际上保存并不容易。

这也是为什幺位于纽约的 Cooper Hewitt 设计博物馆,近年致力于透过 API 的串接,让馆藏资料、参观者数据、售票资料库完成数位化整合的主因。这意味着,在网路上,任一展品、设计师、国家、年代,甚至颜色都会有一个网址在网路上。

而这些永久连结网址的重要性,对馆方来说,除了是另一种保存展品的形式,更重要的是,它所带来的扩散效益也远大于传统的方式。为什幺这幺说?

未来的博物馆,无论逛展还创作皆由你主导!

因为从现在起,如果你和你的朋友打算相互分享某个展品,至少不会被这件物品实际的质量与重量所限制住。一旦馆藏被数位化,即使参观民众离馆,他们依旧能够持续得在网路上分享展品的照片,并进行讨论。

另外,随着科技的发展、保存技术的演进,博物馆在展品上的典藏,未来将可能变得更加省时省力,甚至连展品保存的形式也可能变得更加多元。想像一下,再过个几年,除了影像、声音,博物馆的展品如果连触感和味道都能被保存,那幺,「艺术」是不是更容易让人无法忘怀?

科技,把看展主导权交回民众手上

2011 年,Google 开始将街景车开进各大博物馆,造就了 Google Art Project 线上虚拟博物馆的开张,让大家不出门也能够参观展览、赏名画。目前,Google 已收藏了来自全世界 700 个机构提供,超过 600 万件文物和艺术创作。

未来的博物馆,无论逛展还创作皆由你主导!

这项「虚拟博物馆」的概念类似 Google 地图的 360 度街景,结合楼层平面图和相关位置资讯,透过超高画质像素的技术拍摄,完整为用户呈现出各地博物馆的外貌和内部藏物,而其中某些特定的艺术品和画作还可以让人近距离观察到艺术家的笔触与厚度,创造参观民众身历其境的逼真感,也让各家博物馆的珍贵馆藏,有更多被人接触、欣赏的机会。

英国作家 Aldous Huxley 曾说,「知道得愈多,看到得愈多」。而透过 Google 虚拟博物馆,民众将有更多机会能够接触到平时难以接触的艺术创作,诱发他们进一步了解该展品诞生的脉络历史、保存意义,可谓真正带起民众学习艺术的动机,这就是虚拟博物馆所创造出的教育意义。

不仅如此,民众也可以在参观实际的展览前,先行透过「虚拟博物馆」做功课,掌握有兴趣的展品的地理位置、背景资料等。

最后,如果未来 Google Art Project 还结合其强大的搜寻引擎和 YouTube 平台,提供更多有关其旗下所收录的展品的专业解释、艺术评论,或 YouTube 影片,其所肩负的教育性将更加不可言喻。

科技,让参观体验更趋个人化

对博物馆来说,有关参观民众的研究领域,也因为在科技的协助之下,变得更加快速方便。

以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来说,他们为了更加了解参观民众到底都在关注什幺、喜欢什幺,更偏好看到哪种展品,在去年开始参观者连结馆内提供的 WIFI 时,必须键入 email。同时,他们也尝试在展场四处安装数位 Becaon,即时传送参观民众邻近作品的详细资讯,于此同时,也一边记录民众在馆内的行为轨迹,包括在哪幅画前驻足最久、在纪念品店买了什幺等。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数位长 Sree Sreenivasan 表示,他们之所以这幺做都是为了带给参观者更个人化的参观体验,提供参观民众他们当前最需要的作品资讯、获得相关有兴趣画册的优惠券等,甚至作为日后策展的参考依据。

另一头的 Nelson-Atkins 美术馆也正在做同样的努力。美术馆执行长 Julián Zugazagoitia 表示,站在馆方的立场,他们主要希望能透过科技,以及大数据的分析,更加了解民众如何和展品进行互动,又或者为什幺某些他们觉得很棒的展品,却总是被参观民众绕过忽略。

当然,参观民众在画作前看了多久,也是 Nelson-Atkins 美术馆会关心的一件事,因为它是博物馆作为动线设计参考很好的指标,不过民众驻足时间的长短并没有绝对的好或坏。

科技,让民众实际参与创作

今年 8 月,大英博物馆透过虚拟实境带领参观民众回到青铜器时代,让民众不仅透过古文物了解历史,更能利用虚拟实境头盔、平板和 3D 投影,穿越时空,实际来到古文物被运用的场景,了解其被发明与运用的历史脉络。

未来的博物馆,无论逛展还创作皆由你主导!

大英博物馆当时主要针对青铜器时代的两个纯金手环,以及一把从未被使用过的短刀,进行虚拟实境的建构,活动推出以后,成功吸引许多年轻人前往体验。

大英博物馆资深策展人 Jill Cook 甚至提到,他想像中未来的所有博物馆,手机都将成为博物馆的虚拟实境导览工具,能根据参观民众的所在位置,指引他们到他们有兴趣的展品面前。

另外,伦敦自然史博物馆也早在 6 月就开始使用虚拟实境技术,让参观《The First Life》展览的民众,以虚拟实境的方式,体验在海底下生活的生物其所见所闻,结果展览大受欢迎。

而除了虚拟实境备受瞩目,Cooper Hewitt 设计博物馆则在自家馆内设置「数位互动创作室」,提供参观民众现场创作的空间。

未来的博物馆,无论逛展还创作皆由你主导!

在创作室中,馆方特别设置了一个像是放大版 iPad 的大萤幕触控桌,只要参观民众在上头自由创作,萤幕就会同时帮你比对出与你作品外型相似的馆藏,让人可以一边在享受创作乐趣的同时,也更加了解 Cooper Hewitt 馆内的艺术品。

过往,大家所认知的博物馆,无论是搜罗各式古文物、保存大师的画作,还是维护过去工业发展的历史轨迹等,一切都与「保存过去」脱离不了关係;但如今在科技的加入之后,博物馆扮演的角色将从过往着重的带领民众回到过去,转变为预先掌握民众喜好,并以此进行策展的「预知未来」角色,也许届时连你我的作品,都将有机会成为展览当中重要的元素。

行文至此,我们看见了博物馆的角色正在转变——回到过去固然重要,但如何迎向未来,又何尝不是一件重要且令人期待的事!

参考资料:

欢迎加入「Inside」Line 官方帐号,关注最新创业、科技、网路、工作讯息
未来的博物馆,无论逛展还创作皆由你主导!
未来的博物馆,无论逛展还创作皆由你主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