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马华制服不招待‧餐厅东主:痛心抗议‘搞对抗’(吉隆坡‧甲洞12日讯)因张贴“拒绝招待身穿马华制服人士”通告而揭起坊间舆论的药膳餐厅,该餐厅东主兼张贴者严居杰医师首次开腔,指对于马华总秘书拿督斯里江作汉的言论感到痛心与反感,才会有此下策。严居杰的这间餐厅位于甲洞星光岭,他週三向登门拜访的《》记者指出,他是在上週末看了报导指江作汉在出席巫统代表大会,受询时促请华裔认清国内的政治现实;即在土着佔大多数的情况下,不该搞对抗,并要了解本身位置的言论后,而对原本捍卫华裔权益的马华,却发表这番言论感到非常的痛心及反感。“我们甚幺时候要做出对抗了?想到现在的生活情况,再听到这样的言论,真的非常伤心。这是非常令人反感的,现在甚幺东西都涨价,人们的心里都不好受,这番言论伤害了所有的华人。”自称没有政党背景的严居杰强调,本身的行为只是代表自己的立场表达心声,他居住在甲洞多年,家里就进贼多达7次,车子也被抢3次;在这样的生活环境里,人们只想安居乐业,没要去做对抗。人们只想安居乐业“父亲更因家里进贼受伤,身为孩子无法保护到家人,又听到华人要搞对抗这样的言论,是甚幺感受?”询及马青要求作出道歉时,严居杰认为,本身“走得正,站得直”,根本没有必要作出道歉。“为甚幺我要道歉?我认为江作汉应该先向所有华社道歉,因为受伤的是华人。”他指出,若马青的人要对质,他无任欢迎,并愿意和对方展开对话。“我只是反感他们的言论,如果他们(马青)要找我说话的话,可以,我很愿意向他们探讨我们这里的民生问题。”询及是否会忧心本身的行为会如骨牌效应般,让其他餐饮业者效仿时,严群杰表示担忧,但无论如何,他认为每个人都害怕霸权,但在害怕的时候,自己要选择正义或是逃避,选择权在自己手里。他透露,本身并没有想到张贴通告会让事件发酵如此;当初只是本着不满的心情表达自己的意见。张贴寓意深通告表达心声严居杰在张贴了“拒绝招待身穿马华制服的人士”的通告之后,在週二(10日)撤下该通告;本报记者在次日(11日)走访该餐厅时,发现餐厅张贴了一张寓意颇深的通告。全新的通告原文为:“茍利所在,不知礼仪,不知廉耻、自古官爷顺民意,何时民意卫官爷?天下风吹吹稻糠,何时劲草惧风雷,介介草民万万声,能熄否?”记者询及有关新通告所要表达的意义时,只见严居杰会心一笑地说:“只是一介草民的心声,代表自己说话。”他表示,向来只有当官者无法顺应民意,甚幺时候社会变成是人民无法符合当官的胃口?“这是非常错误的,不应该是这样。”生意是自己的有权选择客人严居杰指出,儘管坊间盛传其言行是宣传的一种方式,惟他自嘲地表示,只有笨蛋才会这样宣传。“说白了,谁要这种宣传,是因为受不了才这样的,只有笨蛋才会这样做吧,如果你认为(是宣传),那你当我是笨蛋好了。”他透露,餐厅的生意也没有因此而有所起落,仍是与以往一样,相信人们有自己的想法。至于马青抨击他,指打开门做生意为何干预客人的衣着或拒绝招待客人时,严居杰则表示:“生意是自己的,当然有权力选择要怎样的客人。”他说,这是关乎个人的选择权,打开门做生意并不表示非得要招呼“阿猪阿猫”或者是流浪汉;“餐饮业也是有选择权的”。江作汉:人人有权发表看法马华总秘书拿督斯里江作汉认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看法,生意人有权利拒绝做某人的生意,而消费人也有本身的权利选择是否光顾。他声称,“华裔不要搞对抗”论并不表示华裔不能争取本身的权益,而是在我国政治环境下,无论任何政党与巫裔搞对抗,都不会对国家发展带来好处。江作汉週四接受《》电访,针对他会否担心其“华裔不要搞对抗”论会引起更多商家拒绝做“身穿马华制服人士”生意,并对马华带来负面影响时,如此回应。他指出,他是就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在巫统大会所发表的政策演说时,指我国目前的人口比例巫裔佔67%,而做出回应。“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看法,而我只是依据首相的言辞内容,发表我自己的看法。”他续说,儘管华裔人口比例在我国有逐渐下降的趋势,但是在国家发展及各领域,华裔依然佔优势。他指出,我国一路来都是各族互相配合及合作,因此搞对抗不会对任何人带来好处。“反对党在国家独立以来一直扮演对抗的角色,但是他们在对抗中有得到或争取到甚幺吗?”严居杰脸书贴文坚持不招待“马华制服"党员严居杰週四在脸书贴文:“我唯一能回应的是,我坚持我的权力!”他声明:“帖子扯下了,但我依然坚持不招待“马华制服”党员,华人听到马华领袖的言论,伤透了华人的心,马青很会联想,我们也会联想,哪一天我们还会被当成是奴隶啊!这些领袖必须向全体华人道歉。”颜君杰的行动获得脸书好友纷纷按讚,也有朋友转载分享。这事件在马华党选迫近之际特别引起民众的热烈讨论。翁诗杰:当反面教材勿生气马华前总会长拿督斯里翁诗杰认为,张贴“拒绝招待身穿马华制服人士”充满歧视性,但马华此刻也不应该生闷气,而是应该当作是一种反面教材,痛定思痛,做好本份。他受询时说,业者有权利选择他的顾客,但这行为相信会令他和马华党员的心理“不是味道”;但从另一角度,马华党员也应该思考为何会受到这样的歧视和排斥,并希望从反思中作出努力,以赢回民心和尊严。针对因为店主不满马华总秘书江作汉的言论,才会张贴上述通告;翁诗杰说,政治言论是见仁见智,但他认为虽然华裔不是佔最多人数的族群,但不等于要自我矮化。“宪法赋予我们一定的基本权利,我没有针对江作汉的用意,因为当时也不知道他怎样去诠释这番话,但至少在整体而言,人数虽然不比其他族群多,但也不能因此自我矮化。”魏家祥:做生意不该歧视马青总团长拿督魏家祥反驳说,华人5000年的文化教养中,不曾教导他人歧视不同观点的人。他受询时指出,业者可以选择本身客人,但做生意不能够有歧视,而且法律也没有规定穿党服的人,就要赶人家走。“他开店有自己的自由,但是这是不合事宜,歧视并不是中华文化。”他说,在大同社会里,应该有不同的政治意见,但“己所不欲,勿施予人”,如果马华党员开店,也不能阻止民主行动党的党员进入,要以牙还牙,也不应该用这样的方式。他声称,对方选择要对抗,必须面对来自马华的反弹,马华应该拿回自己的公道。“我们也有发言的权利,我没有要求对方道歉,只强调马华要求公义的声音。”新闻背景江作汉劝华人勿搞对抗12月5日,马华总秘书拿督斯里江作汉出席巫统大会开幕礼后,受询时指出,华人应认清国内的政治现实;即在土着佔大多数的情况下,不要常搞对抗,相反要了解本身的地位,看是否能拿出各自的长处来与他人配合。他强调,即使有人说国阵成员党内巫统是“大哥”,其他政党是小弟,但其他政党还是有说话的权力,重点是各种族之间要互相了解、认识彼此,本身也要知道自己的定位,所有人拿出各自的强项,大家一起配合发展国家。他解释,政治是数字游戏,如今马来人和土着佔69%的人口比例,华裔逾22%,印裔仅有7%。“人民应该了解,在这个国家华人人口不多时,我们不能100%对抗,这样对人民不好。”‧报道:黄佩仪、李琇云、陈亿佩‧2013.1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