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PC投运 大马成净出口国 戴乐国油3杰从中受惠

边佳兰综合石油设施即将在今年11月开始营运,预计未来可将大马由精炼石油产品净进口国,转为出口国,分析员相信,戴乐集团是直接受惠者,而3家国油系上市公司亦可同时得益。

马银行投行分析员指出,PIPC在开始营运时将蒙受初始亏损,但当产能使用率升至60%至65%之后,将可收支平衡,2到3年内有望逐渐达到全面投产的程度。他估计,在顺利投产的情况下,按每桶70美元的原油平均价格计算,PIPC可每年创造110亿美元的营业额,而首相署表现管理及履行单位预测,PIPC每年将为大马国内生产总值贡献85亿令吉。

提升油气下游地位

该分析员称,PIPC将为大马带来多项好处,包括增强国家的能源安全和油气储存设施,并且协助大马转型为精炼石油产品净出口国,提升大马在油气下游领域的地位。

他表示,自2002年开始,国内炼油产能陷入赤字,产量无法满足本地需求,截至2018年,每日供需差值估计为20万零300桶燃油。不过,PIPC炼油设施全面投产后,可每日增加30万桶燃油供应,大马炼油总产量将提高近50%,不仅满足国内所有需求,还有剩馀产品可用来出口。

“大马一向依靠新加坡进口大量精炼石油产品,但未来这些进口产品相信会被PIPC的产能全面替代。”

在2017年,大马从新加坡进口的精炼石油产品占总体42%或70亿美元,分析员认为,这项数据将随着PIPC投产而逐步降低。

目前,BH Petrol和Caltex这2家国内车用燃油供应商完全从国外进口汽油,而国油在内的其他本地汽油供应商,亦通过海外进口来填补部份需求。国内的RON97汽油、EURO4标准汽油和Euro 5标准柴油则全部由国外进口,因现在本地没有上述产品的供应商。

以PIPC与世界第2大石化中心新加坡作比较,分析员指出,目前PIPC是以让大马可达到精炼石油产品自给自足的目标为主,而新加坡则是以出口为导向,中短期内两者的定位和功能并无多少重叠。

“PIPC应该要发展到第2或第3阶段才有能力将重心转移到出口,那将是很多年后的事了。”

此外,该分析员认为,PIPC首阶段计划成功,或可吸引更多投资,并可能将PIPC升级为世界前十的国际石化区域。

他表示,最近1年半来国际缺乏全新石化投资项目,同时部份等待最终投资决定的石化项目已延期。考虑到国际石化需求预测在中期内每年成长约4%,全球石化产品可能会陷入供不应求的局面。

“我们有信心,未来2到3年内将会有更多关于PIPC新项目的消息陆续出炉。”

在个股方面,该分析员称,有4家上市公司将直接受到PIPC的影响,分别是戴乐集团、国油化学、国油气体与国油贸易,但受惠程度有所差异。